显/隐菜单

童年哪些恶作剧让你刻骨铭心

我上小学时有一个同班同学,属于特别调皮,成绩特别差的那种。
这个同学,长期因为逃学、不做作业、调皮捣蛋等原因,经常被老师放学后留在办公室里接受处罚,这类处罚对他来说都已经成为了家常便饭。
那个时候,许多离家较远的同学,中午都不回家,而是在学校食堂搭伙。
平时呢,就把吃饭的碗放在课桌里。
有一次,他把他同桌女同学的碗拿到厕所里,撒了泡尿进去,端回来后放进女同学的课桌。
等到中午放学时,女同学拿出碗来准备去食堂打饭,看见黄澄澄一碗液体,不知道是啥,一脸茫然。
他却在旁边坏笑坏笑地说,喝吧,啤酒!女同学估计是他做的坏事,就告到了老师那里。
老师过来一看,这明显是尿。
而且有好几个同学反映,看见他拿着一个碗进了厕所,过一会,又见他端着碗出来。
问他端的啥?
他说是他接的开水。
下午放学后,老师把他叫到办公室罚站,然后在办公室里写检查,写不过关不许离开。
到吃饭时,老师把他锁在办公室里,出去吃饭。
吃完饭回来,守着他到很晚了,他的检查也写了几大篇,这才让他离开。
第二天,办公室的老师们在保温桶里接开水喝,总觉得那天的开水与以往不同,味道怪怪的。
办公室里有一个很大的保温桶,平时都是早晨上班前,由锅炉房的师傅挑一担开水加进去,过一段时间才清洗一次。
那天,老师们觉得开水味道不太对,但只是若有若无,淡淡的一点,也并没有太在意,但到接近中午时,味道越来越浓,以为是时间长了,保温桶该清洗了,就让锅炉房的师傅来清洗保温桶,谁知道打开盖子一看,里面竟然有一泡冲开了的翔,恶心得喝过开水的老师们吐了个天翻地覆。
不用说,这又是那个调皮同学干的。
原来,前一天,老师去吃饭,把他锁在办公室里。
他想解大手了,就爬到保温桶上,把翔拉在了里面。
第二天一早,锅炉房师傅加水时,天才蒙蒙亮,也没注意,直接把翔冲成了“蛋花”。
后来,这个同学因为种种劣迹,被学校做出了退学处理。
他不读书后,成天跟着社会上的不良少年混在一起。
到我们上中学时,他因为长期盗窃,进了少管所。
从少管所出来后,找不到工作,他就去农村收黄鳝,然后在街上摆个杀黄鳝的摊,以此谋生。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刚刚时兴火锅,黄鳝是吃火锅的硬菜。
他靠杀黄鳝,居然成为了整条街上屈指可数的“万元户”之一。
那个年代的“万元户”就是现在的“土豪”。
他个时期可以说是他人生最辉煌的时期。
每当过年过节,街道上和银行都会争相请他吃饭,赠送礼品。
本来,他的人生如果照此发展下去,应该会有一个圆满的结局。
谁知道有钱以后,他又染上了毒瘾,把全部家产挥霍一空,老婆也跟别人跑了,儿子也没有人管。
而他自己呢,又走上了“坑蒙拐骗”的老路。
不久后的一个晚上,他因吸毒过量,掉进一个粪坑里淹死了,两三天后才被人发现。
死时,还没满四十岁。
他的那个儿子无人管束,十几岁时也染上了毒瘾,二十几岁时便死于吸毒。
其结局,让人唏嘘!
参考:
这个童年的往事,让我每次想起来都觉得过意不去,虽然不是我的错,但作为童年儿时的伙伴,这种行为,真的就是比较恶作剧的那种。
记得十多岁的时候,和村里几个伙伴玩耍,由于连阴雨的原因,田间和路上都有着比较多的积水。
在七八十年代,人民吃面是要经过淘洗、晒干之后才拉着板车到附近的打面机坊,去加工成面粉。
由于连续阴天下雨的缘故,家中面粉吃完的人家,就用湿毛巾把小麦擦洗一遍,风干后就让家中的男人用布袋扛着去打面机坊加工。
在村中玩耍的伙伴甲,就出了个馊点子,在路中间挖了很多的坑,我虽然也是他们的玩伴,但并没有参与他们的行动,只是跟着看热闹。
坑挖好不久,就见到邻村的一位男人扛着布袋,赤足涉水而来。
可以预见的是,那个男人在淌水的过程中仰面而倒,布袋也是抛得远远的,伙伴们看到此时的场景个个掩腹大笑,我虽然也忍不住笑了,但还是感觉沉甸甸的,感觉伙伴甲的这种行为有点伤天害理。
我估计这个男人回到家中,肯定会被老婆埋怨,至于两口子会不会打架也说不准,每每想到童年的这个往事,我心里就有种深深的负疚感,或许那个栽倒的男人已经忘记了此事,但作为我这个当事人,却是怎么也忘不掉。

参考:
童年时干过的恶作剧多了,最让我刻骨铭心的有这几件:1、有一次我们院子里的几个孩子,点着蜡烛提着纸灯笼玩得正欢实,其中一个孩子看见我们居住的苏联式大走廊里,每家每户门口都挂着一串串的红辣椒,已凉干备用,就提议:“咱们烧辣椒玩吧?
”,其他几个孩子就立即附和,一个孩子在过道门口放风,其余几个拿着蜡烛去烧挂在门口的辣椒,结果好多串辣椒被我们烧断,散发出呛人的辣味,大人们下班回来,纷纷查看:“谁家呛锅?
搞得这么辣?
”,当发现吊在门口的辣椒串被烧得黑呼呼的,满地碎渣时,立马破口大骂:“谁家的小兔崽子干的?
让我抓住,非把他的狗爪子剁了不可。
”,我们几个悄悄地藏在走廊外,大气都不敢出了。
2、小时候我们住的地委大院的苏联式走廊,也给单身的小伙和姑娘分得有宿舍,其中有一间是小伙子的宿舍,他锁门时用的是一个链条锁,门锁好后,一拉就会留有一个长长的缝隙,于是给我们这帮孩子留下了可乘之机,只要他上班一走,我们就搬来好几块砖头,透过门缝,直接扔到宿舍里,小伙子下班回来后,气得一顿狂骂:“mlgb,哪个干的?
让我抓住非打死他不可!”他骂得越欢,我们也笑得更欢……3、还有一次,让最小的一个孩子从他家里偷出一个小西瓜,在西瓜的瓜蒂下方,挖出一个小口,让那个小男孩在小口里尿了一泡尿,然后把西瓜小心奕奕地封住,搞得不注意看,根本看不出来,然后,我们几个把西瓜抱到马路边放好,到远远的地方站着观望,大多数路人行色匆匆,看一眼就走开了,唯有一个老汉路过此地,左看看,右瞧瞧,嘴里还嘟嚷着:“这是谁掉的西瓜?
”边说边把西瓜抱起来走了……呜拉,我们看到这一幕,乐巅了:“我们胜利了!老汉要吃尿西瓜喽”……
参考:
同桌说给我说悄悄话,让我把耳朵凑过去。
我天真又好奇的把耳朵凑过去,结果她趴在我耳朵边突然一声大叫,我错愕在那里,她却自以为戏弄了我而哈哈大笑。
但其实那一刹那我感觉我的耳膜都被震破了,好半天听不到声音,耳朵嗡嗡作响还伴随刺痛。
好长时间过去了,我都一直担心自己会不会聋掉,以至于到现在,心里都在怀疑,会不会因为那次的事情,导致我的听力受损了。
现在每当有人趴我耳朵边上说要跟我说悄悄话,我都会立马弹开,已经有心里阴影了,太害怕了。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跟我一样的经历?

参考:
小时候我两个表弟,别人家刚去世的新坟,亲人刚哭完灵走了,两个淘小子,猫在一边,等人走完了,把人花圈扛回家,送给外婆!两人兴奋的连呼直跑,喊:奶奶奶奶,我们给你带花花回来了!被舅妈和姨娘(他俩各自的妈)追着打啊,那个生气啊!我外婆一个绝世好奶奶,疼每个孙子女和外孙子女,每个都恨不得含嘴里的老太太,都忍不住拍大腿,说你俩个小瘪犊子哎!啊,其实他俩真的很爱外婆,因为外婆对孙子辈太好了,所以想把花花只送给外婆,就没想送给外公或者其他人[泪奔]
参考:
刻骨铭心的恶作剧,主人公是我,我不知道那件事算不算恶作剧,只是一场儿时的玩笑话,却给我带来第一次人格危机。
小学时候,大概三年级,有一次课间游戏,忘了是哪位同学的红围脖,大家拿着一起玩耍,当时可能是想起电视中一些情景,我把红围巾一头让一位女同学拉着,另一头给了一位男同学,然后我就蹦跳着学着结婚吹喇叭的动作,嘴巴里也发出喇叭的模仿声音。
女同学突然甩下围巾哭着跑了,周边的两三位女同学好像言语间对我意见也很大。
那次我第一次有了社交危机的感觉,不知道自己顽皮的举动,也算是恶作剧吧,别人反应这么大,隐隐约约觉得自己有点过了,很后悔很受伤。
现在还能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可见在我内心深处,当时是划了重重一刀的。
那个时代大家比较保守,自己以为顽童的一个玩笑,竟惹的同学哭了,我此时很心疼当时十岁左右的自己,那份自责恐惧甚至对自己的厌弃。
从那时候开始,我觉得自己变敏感了。

参考:
小时候,闯了一个祸,也是由于一个小小的恶作剧引起了的。
这件事虽然已经过去了60多年,仍然还会时常会被我想起。
在我很小的时候,好像是还没到上学年龄。
到了腊月末,要过年了。
那时候,家里生活困难,每年过年的时候,从来舍不得买很多的小鞭。
一般都是买一小盘100足(那时候,我们那里小鞭不论“个“,也不论“头“,而是论“足“,是不是很奇怪?
),三十晚上都是拆开一个一个的燃放。
有一年快过年了,爸爸妈妈居然允许我买一大盘300足的小鞭。
今年过年小鞭多了,心里又高兴又激动。
那时候还小,家里买了“这么多”的小鞭,就有点嘚瑟了。
没事的时候,就拿出来看看。
虽然不到三十晚上不能燃放,看看也高兴。
有一天傍晚,我又把小鞭拿了出来,这回胆子大了,居然把小鞭的外面包装纸拆开了。
我发现,这盘小鞭前头,有一段“信子”挺长,现在想起来,估计有不到200毫米长短。
我当时就想,这段信子“呲花”一定非常好看。
如果把这段信子点着呲花,在快到根部的时候,在把信子掐灭,不会有事情吧。
说干就干,我坚信,我一定能在“关键”时刻,把信子掐灭。
我找来火柴,在大人没注意的时候,着了那段信子。
信子呲着小火花,向着大批小鞭的方向退缩着,眼看就要退到小鞭眼前了,我赶紧用手去掐灭小鞭的信子。
但是想的挺好,现实远远不是想象那么简单。
我的小手指压在信子上,火花居然穿过手指低下继续燃烧,我一看,立刻着急了,信子掐不灭,问题严重了!终于,小鞭被点燃了,噼噼啪啪的鞭炮声,顿时在家里响了起来。
更要命的是,在小鞭的噼啪声中,那盘小鞭居然飞了起来。
这一飞,你说巧不巧,正好落在了被垛子后面,全家人赶紧七手八脚,掀翻了被垛子。
300足的小鞭响完了,被子上面冒着烟,即有鞭炮的味道,也有棉花冒烟的味道。
大家赶紧检查被子损坏的情况,有一床被子最严重,烧了一个窟窿,从里面冒烟。
爸爸用剪刀将这个窟窿剪开,掏出了里面的棉花,彻底清除了火源。
我那时候虽然还没上学,但是也不是很小,我想,这一顿胖揍是少不了了。
但是,爸爸并没有因为这事揍我,只是说“今年别玩小鞭了”。
这是爸爸妈妈给我买小鞭最多的一年,也是我过年放小鞭最少的一年。
我闯祸了,也不敢跟爸妈再提买小鞭的事情了。
这事过去了60多年,至今还清晰的印在脑海中。

参考:
小时候的我很调皮[我想静静][我想静静],因为上边有一个大我两岁的哥哥,使我的性格有些男孩儿化。
[可爱]记得五年级的时候,老师提问前座女生回答问题,我趁她站起来的时候悄悄把她的椅子拉后边去了[呲牙][呲牙][呲牙]。
当她回答完问题老师说请座的时候,她一屁股坐到地上了[我想静静][我想静静][我想静静]。
全班哄堂大笑,她气得哭了一节课。
[吐][吐]下课后我被叫到办公室,然后又把家长请来了[笑哭][笑哭][笑哭]!
参考:
童年很快乐,恶作剧也很多,我印象最深的六年级上晚自修时,放学经过一段很黑的老路口,有一棵大榕树,班上男同学躲在榕树上吓我们,把我吓病了。

参考:
曾经有一个男孩子,特别喜欢玩鞭炮。
什么往女生跟前扔鞭炮,扔河里炸鱼。
这些都是家常便饭。
有一次把鞭炮扔鸭群里把鸭子炸死了,被好一顿揍。
那时候的厕所是男女相隔一堵墙,底下通着的。
他就点着了鞭炮扔女生厕所里了。
里面上厕所的女生吓得吱哇乱叫。
这些行为导致他经常挨揍,他却屡教不改。
有一次爬到树上睡觉,从树上掉下来了。
差点摔死,断断续续的住了三年医院。
这孩子长大以后也喜欢恶作剧,有一年他在村子外面建了个养猪场,在那里喂猪,夏天的时候许多人在周围照知了猴。
他就带了个鬼面具,提前埋伏好,等哪个照知了猴的到了跟前就猛然出来吓他一跳。
恰巧遇着个心脏不好的,当场就给吓得休克了。
送到医院去住了好长时间的医院。
他的父母也挺没辙,从小到大不知道挨了多少打,可总也改不了。
他的父母从小到大不知道跟他屁股后面收拾了多少烂摊子了,除了揍却也没别的办法。

参考:
这个问题让我回想起了童年的回忆!我有两件恶作剧让我刻骨铭心记得小时候,经常和我的伙伴们在田野上玩耍,那时候的我们,没有现在这么多玩具!只有自己亲手做的玩具,不像现在什么玩具都有,那时的我们在土里有好玩的,小溪有的玩,树上也有的玩。
如果自己想玩的话,会自己动手制作,比如从植物身上下手,制作出自己想要的玩具。
那么今天我就介绍一种小时候经常玩的“粘人籽”的植物!看
这种籽如果碰到它就很容易粘在衣服,带有粘性,不过容易清理,粘附力恰好是它繁衍后代的重要特点,所以这种植物是我们小时候经常玩的,疯狂跑在田野上,你追我,我追你,互相对扔,特别有趣,现在每每看到都会觉得特别的有趣。
记得有一次上课,后面同学就动不动偷偷扔一些 粘人籽在我后背或者头发上,下课手一摸后背头发上一大把这种,有时一些同学还用力在我头上乱摸一通搞的那东西粘的更加紧都不好拔掉!让人好烦,当然我们互相扔时就很有趣开心😁第二件恶作剧的事更加刻骨铭心了!小时候在农村读小学二年级的时候,那时下午上课的时候,当我打开书包的那一刻,我真的被吓一跳,书包里竟然一条蛇🐍!当然这种蛇是没有毒的,但是我本来最怕的就是蛇,这突如其来的蛇吓的我本能的就跑出座位,真的被吓着了,过了会才缓过来,当时心里真的恨死这个恶作剧的同学了,竟然干出这种事!心里骂了他几百遍了,后来我直接告诉老师了,后来那个同学也被老师训示了好一会,真的太可恶了!友友们你们说我这第二件恶作剧的事是不是很过分?

标签